Modern Weekly China – July 30, 2016

Interview in Chinese

Edie Campbell 我们不太拿自己当一回事

 

Edie Campbell 是颇受老天眷顾的年轻人。作为当下新生代超模代表人物,承袭着英国模特的骄人传统,25岁的当红英国女孩不仅有着生动面孔和灵活身姿,在摄影机前表现张力十足,她在设计和写作方面所表现的才华,同样令人刮目 体现出有别于传统模特的活力和自我主张。我们在伦敦的一个雨天捕捉到了 Campbell 作为超模的迷人和爽朗,随后的休息片刻和访问时段更是印证了她受到宠爱的种种原因 她表现了严谨工作之外的风趣和洒脱,她说,我们不太拿自己当一回事,而她的生活、她的趣味、她的每一个侧面远比你原初的预想来得精彩,她是那种你愿意主动接触的女生,你会羡慕她的生活,无半点嫉妒。

 

伦敦的天气说变就变。当我抵达拍摄地点的时候,早已被突如其来的阴雨淋了半湿。没想到这成为我与今天的主角 — 模特 Edie Campbell 的开场话题:“今天不太走运不是吗?不过生活在伦敦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这样忽晴忽阴的天气了。希望你不会着凉。”说完,她转身换了件军装风格的短外套,又走到户外搭建的背景板前继续拍摄,丝毫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坏天气改变自己的专业态度。

今年25岁的 Campbell 是当下时尚界最受宠爱的模特之一。自从2013年在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拿下“年度模特”的称号,她俨然取代了 Stella Tennant、Kate Moss、Lily Donaldson,成为了新一代英伦时尚女性的代表面孔。而比起前辈们,Campbell 给人的感觉则同一般英国女孩更为接近:她的眼神深邃冷静,有种见过大世面的世故感;她的面孔又同时融合着清纯和成熟,自由地在少女和成人两个角色间不断转换。虽然表情不多,但 Campbell 的容貌自带某种谐趣,能够驾驭夸张的妆容而不显突兀。当然,最能体现她英国特色的,还是开口讲话时一口西伦敦腔。略显聒噪的嗓门和直来直去的性格,无不让人确认,这是一位地地道道长在日不落帝国的女孩。“英国的女孩子都是‘酷’字的代言人,”当我问起是什么让英国女孩的风格自成一派时,Campbell 答道,“我们很风趣、洒脱,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太拿自己当一回事。”

正式出道五年,Campbell 已经拍摄了众多来自全球范围内的杂志封面,以及包括 Alexander McQueen、Calvin Klein、Dior、Yves Saint Laurent 在内的大时装屋广告。当然,作为名气高涨的超模,单纯用杂志拍摄、T台走秀成绩和为时装品牌拍摄的广告数量,不足以衡量 Campbell 的成功。两个例子就能反映她在业内的受重视程度:2014年,如今已鲜用模特做封面人物的美国版《VOGUE》杂志,出人意料地聚集了 Campbell 及八位模特拍摄跨页封面,并为这群正当红的女孩冠以“以正当红的女孩封面,并的名号 — 这可能是1980年代“超级名模”(super model)之后最能代表模特地位的新称号了;同年的 Louis Vuitton 春夏系列,是时任创意总监 Marc Jacobs 为品牌设计的最后一季作品。为了纪念这次创作,Jacobs 邀请了多位对自己有重要影响的缪斯女性出镜当季广告,Campbell 与 Catherine Deneuve、Soia Coppola、范冰冰等人,一同为 Jacobs 与 Louis Vuitton 的交际画下精彩的句点。这也标志着,此刻的 Campbell,不再是单纯听从设计师命令的衣架子,而已经发展出了某种更深层的、写有个人签名的特质与魅力。正如著名摄影师 Tim Walker 所讲过的那样:“她有着作为一名优秀模特的良好客观条件,即姣好的面容和恰到好处的身材。但话说回来,几乎所有的模特都具备这些。使得 Edie 这么特别的是她本身的个性。你会注意到的是她本人,而不光是她的长相和穿着的衣服。这点不仅在照片中体现得出来,在生活中也是如此。”

Campbell 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模特,或许是受到家族的言传身教。外祖母 Joan Hicks 在上世纪50年代,便是受摄影师 Norman Parkinson、John French 等人喜爱的模特;其照片常出现在英国的时尚与社交杂志中;母亲 Sophie Hicks 曾在1980年代担任《Vogue》时装编辑,并为 Azzedine Alaïa 等设计师工作,虽然后期转行做了建筑师,她依旧凭借为 Yohji Yamamoto 等品牌设计精品店与时装界保持联系。

Campbell 最早踏进时尚圈,得益于家人的帮助。“母亲和英国版《Vogue》杂志的时装总监 Lucinda Chambers 是好友。当时 Chambers 正在筹备一组关于伦敦年轻人的拍摄,便想到让我出镜,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正式接触时装摄影,”拍摄结束,Campbell 偎在沙发上和我说,“摄影师是 Mario Testino。他随后便把我推荐给 Burberry 的设计师 Christopher Bailey。当时是 Burberry 品牌成立150周年,Mario 和 Chris 在策划一组英国和欢庆主题的广告,于是我同 Kate Moss、Stella Tennant 站在一起,成为了当季广告里最小的模特。当时我只有15岁,紧张得不得了。”这段和 Burberry 的合作关系没有就此停止,接下来的十年里,Campbell 又陆续出镜了近十次品牌的成衣、配饰、彩妆广告。“我想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有着相当强烈的英国特质,因此才会合作得如此愉快。”

也是因为家庭与时装界的密切关系,Campbell 常被选中参加以家庭为主题的拍摄。2014年,法国时装屋 Lanvin 为庆祝成立125年,邀请了 Campbell 及其外祖母、父亲、母亲、妹妹等一大家,集体出演了由 Walker 掌镜的大片和视频。“那感觉很奇妙。我从小就在外工作,家人都不在身边。所以,有机会能和你爱的人共事,整个气氛都变得轻松自在起来,根本没有平时工作的紧张感。”而巧合的是,当天拍摄的下午,意大利版《Vogue》杂志释出了新一期杂志封面。Campbell 和妹妹 Olympia 一起,以及 Sasha Pivovarova 母女、Pat 和 Anna Cleveland 母女、Arsun 和 Gray Sorrenti 姐弟等人,演绎了该期家庭主题的封面大片。

与近年来的同行一样,Campbell 的家庭背景的确为其成为一名模特提供了不少便利,这一点与 Cara Delevingne、Kendall Jenner、Gigi Hadid 等人出身富贵人家,或者靠着家庭关系硬闯进时尚圈的例子无比近似。但与其余人不同的是,Campbell 在对待家庭背景这方面显然要低调得多,因此,才不会像某些把生活过得如同24小时直播的真人秀式的模特那样,些许惹人厌恶。

实际上,Campbell 的家人并不完全赞同她进入模特这一行当。“妈妈的态度是她会支持我,给我鼓励,但她始终不太支持我以模特为生。大概是因为她之前做过时装编辑,知道时装界是什么情况,模特之间的竞争很激烈,回报又不是很大。”而她的父亲,办公空间租赁网站 Vrumi 的创始人 Roddy Campbell 早前也曾对媒体表示过,不懂为什么自己花了那么多钱投资女儿多年的教育,结果她却是选择了以模特为生。

2013年,在接受“年度模特大奖”称号时的英国时装协会颁奖典礼上,Campbell 曾讲道:“模特一般都被期待着开口讲话,所以我接下来的发言很可能是这段事业的终止时刻了。”模特在时尚界,乃至在社会上的角色都有点尴尬。在英文里,模特还可以用 “dummy” 一词指代,这显然是强调了人们期待着模特保持沉默,仅以行走衣架的形态存在,而忽视了模特本身作为人的基本特性 — 这一点在1950年代 Balenciaga 等时装屋的沙龙秀中更是可见;但另一方面,人们在为模特的美貌着迷时,又时常被“不要以貌取人”的社会道德规范所限制。这一切,都让模特这一行业充满了尴尬和矛盾。而近年来,诸多模特纷纷走进公众视野,凭借着对社交媒体的熟练操控成为了与演员明星们并驾齐驱的新时期名流人物,或许也是反映了当下时代信息过于碎片化,人们不再有耐心吸收完整的知识体系,强调着直接视觉效果和单纯平面美感的模特才会被更多人注意到。

“模特这个行业蛮奇怪的,”当我问及此事,并追问时装模特究竟可以给业内增添什么的时候,Campbell 想了一阵才慢悠悠地回答,“当然,模特要听造型师、摄影师的指令,但我觉得好的模特做到的远不止这些,还能主动为一张张照片增加新的内涵。也就是说,你不可以因为自己并非团队中的创意决策人而消极怠工。你需要理解摄影师、造型师们的想法,并努力把这些想法通过你立体的肢体转化成平面的视觉语言。这可能是和你的表情、活动方式等等因素有关。但我肯定,好的模特对一张照片的贡献并不比其余人低。”

“而对我个人而言,选择成为职业模特是为了可以与自己欣赏的人物合作。另外,我从十几岁起就入行了。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做模特是帮助你培养自信心的最佳办法。并且因为这份工作,你要强迫自己尽快像个大人一样认真做事,学会适应不同环境。如果我像大部分人那样等到学业结束再开始工作,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成熟。”

尽管因为工作的原因,Campbell 需要时常飞往世界各个角落,她还是坚持完成了自己的学业。两年前,她以优异的成绩从科陶德艺术学院艺术史专业毕业。而这份学习经历,同样对 Campbell 的工作有所助益:“学习艺术史便是欣赏理解画作的过程。你要懂得分析是什么使得一幅作品出众,其中便包括了构图、姿态、色彩、人物神情张力等多方面因素。特别是创作者们怎样将三维的世界装进二维的画布上。这和参与拍摄的道理一样。我们也都是在创作一种特别的美,以平面影像的形式传达出来。你的一举一动都对照片的好坏有直接影响。因此学习艺术史,我更可以了解前人流传下来的经验,让自己也能顺应镜头,协助摄影师们捕捉到他们想要企及的美。”

Campbell 最爱的一组摄影是之前她与 Walker 为《W》杂志拍摄的时装片。“我们整个团队只有六个人,直接飞去了缅甸。为了捕捉到最完美的日出,我们必须要凌晨点就起床登山。整个经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一方面你随时都在为当地的景色倾倒;另一方面你又需要提醒自己这是在工作,因此这又为旅行增添了不同的意义。”意料之中的,她拒绝透露最喜欢与哪个摄影师一起工作:“因为每个人的工作手法都不一样,每一次经历都不尽相同。真的很难选出一位我的最爱。例如 David Sims 会让我去模仿自己朋友跳舞的样子;Steven Meisel 对一切都无比掌控;Tim Walker 是个无比有童心的家伙;Mario Testino 更像是个长辈,会给你各种鼓励,但也不吝啬指出你存在的缺点…”

如今的 Campbell 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对时装界兴趣满满了:“我只是觉得这是份工作而已。”她更愿意专心在自己的爱好上。看过她的 Instagram 的人都知道,Campbell 是个马术高手。“我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着骑马了 — 这同样是一个非常英国化的做法。现在我有三匹马:Tinkerbell、Dolly,以及 Armani。这名字可不是我取的!”我开玩笑地问起她是否愿意代表英国队参加今年的巴西奥林匹克运动会,她讲道:“哈哈,这个梦想有点太遥远了!不过我必须承认,这项运动的确带给我极大的快乐和满足。在马背上,你不得不放下一切杂念,专心聚焦在怎样驾驭马匹上。这和我平时做模特似乎是两个极端,前者要一丝不苟的完美,后者要绝对的洒脱自由。后者才和真的我更接近。”

Campbell 近期的另一个举动,是和好友 Christabel MacGreevy 成立了名叫 “Itchy Scratchy Patchy” 的印花布章品牌。她们设计了一系列幽默搞怪的图案,而这些布章可以被缝在简单的 T恤和牛仔裤上,帮助整体造型增色;或者贴在手机背面作装饰。首个系列于7月中旬在伦敦 Dover Street Market 正式开售。“我们想要鼓励大家自由发挥用途。”除此以外,Campbell 如今还是《Love》杂志的客座编辑(她手机背后便是粘着杂志 logo 的布章),为《Love》杂志和其他媒体撰写稿件。“写作是我的新爱好,我喜欢那种用文字娓娓道来的感觉。”她还热心推荐了自己最近在看的两本书:Margaret Atwood 的小说《The Handmaid’s Tale》,以及 Stephen Vizinczey 在上世纪60年代推出的《In Praise of Older Women》。“这两名作家都有着优美的文笔和让人羡慕的叙事能力。特别是他们与众不同的发声。这才是人们成功的关键:找到自己最擅长的事,不要模仿或重复他人走过的路。”

我问,Campbell 有没有想过十年之后自己是什么样子,她干脆地回答自己从不会考虑这样的问题,永远活在当下。不过她还是透露了一点信息:“我不确定自己还是否做模特。或许那时我应该专心在马术上面,也有可能做些和艺术相关的工作。就像岁的我,不知道拍照有朝一日会成为自己的主业。十年后,自己的认识也有可能出现完全意想不到的转变。生活就是这样。”

 


 

Pages: 1 2

Categories:Magazines, Press

Tagged as: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